武侠之淫贱母狗袁紫衣诞生篇
广告

      

话说袁紫衣恢复女尼身份,先是诛杀仇人,后又惜别胡斐,身心俱疲,加之掌伤所致,病入膏肓,不由得万念俱灰,只求回归天山,陪伴青灯黄卷了此残生,于是信马由缰,缓缓向天山行进。

  紫衣容貌极为娇美,却又英气与媚气交融,摄人心魄;她身材丰满挺拔,皮肤微黑,饱富光泽,乃是自小刻苦练武所致,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她身上肌肤嫩滑紧致,尤其是挺拔的巨乳与挺翘的硕臀更是个中翘楚。

  不过紫衣身上有个大秘密却是无人知晓:原来她生父凤天南当年奸污她生母银姑之前,贪图享受,从无嗔大师与石万嗔的小师弟“淫星子”一嗔道人手中重金购得十八种包括奇淫合欢散、玉女失魂香、太真醉千里与母狗夹尾丸等至淫之药掺入粥饭,一股脑都用在银姑身上,让这美貌少女不出一个时辰便变得极其淫贱,主动索要凤天南大屌的狂肏她那从未被开垦过的处女骚屄并终日宣淫,后来更是因奸生爱,对凤天南暗生情愫,只是自己心中并不知晓罢了。

  那一嗔道人性癖乖张,武功虽不如师兄们高强,却也凭独创点穴奇功独树一帜,兼之精于淫药邪术与奇门遁甲,常常依仗此巧巧淫术奸污江湖侠女。然而一嗔道人并未在中原江湖长久行走,因他出道不久便被正道侠士陈家洛等通缉,他为躲避红花会与苗人凤等侠士追杀而终日逃窜,后来更是远赴西域回疆,不知所踪。

 

   银姑得知怀有身孕后却坚持将孩子产下,终致气死生父,自己也险些被浸猪笼。这孩子便是紫衣,即天山小尼圆性了。哪知那十八种淫药早已深入银姑血液骨髓,以致她终生离不得被人奸淫,尽管只是暗地偷情,然而终于年纪轻轻便花败于春,脱阴而死,撇下紫衣一人孤苦过活,后来幸得天山神尼救护并教养至今。

  因在乃母腹中孕育十月,血脉相连,于是紫衣一出生便带着胎里淫毒。幼年尚可抵御,可近年来随身体成长那淫毒大有欲火熊熊之势,这一两年,紫衣已不能贴近男子,一旦靠近男子,尤其是身份低贱、污浊不堪的乞丐、苦工等,嗅得此等男子身上的汗膻体臭,下阴立即淫水横流,且水量随着味道越浓而越大。

  稍经人事的紫衣并不知道此事根由,兼有小女儿羞耻之心,只得将此羞耻秘密藏于心底,每日靠诵经念佛驱除邪念。她哪里知道那淫欲如同洪水,只可疏通不可封堵,待到水漫过坝,却是为时已晚了。淫毒也使得紫衣身体发育极为丰满:巨乳高耸挺拔,好似两颗甜美多汁的回疆大西瓜一般挂在胸前,那贴身的肚兜根本无法遮掩;硕臀浑圆挺翘,如同一口半球状的白瓷罐一般扣在胯上;至于那修长滑润的大腿,秀美娇小的纤足,走起路来如微风拂柳,摇曳生姿,更是颠倒众生。

  暗恋胡斐的紫衣相比程灵素与苗若兰,没有那如云的一头青丝,却另有六颗小红豆般的戒疤,镶嵌在圆润光亮的脑壳上,别有一番俏丽。

  见过紫衣的人却不知紫衣不但没有头发,更是连眉毛、睫毛、腋毛与阴毛等体毛一根皆无,原来那头发与眉毛俱是假的。紫衣自小便受那淫毒作祟,周身毛孔尽皆坏死,练武与打斗只要超过半炷香的时间便挥汗如雨,可身上却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更不必说其它的体毛了。虽然周身无毛,但却更显得紫衣肌肤丰润,每当紫衣入浴,那身子如同一根极品的象牙雕塑一般,连她自己都颇为迷恋。

  涉世未深的紫衣更不知道自己的大奶子、屄户与屁眼更是与众不同:

  紫衣那大西瓜一般的大奶圆而不坠、挺而不垂,奶头樱红凸大犹如指头一般粗细,奶晕也等同通宝铜币一般大小;大奶两厢极为对称,将来产奶,定然赛过蒙古奶牛;那双奶一夹,奶沟更是好肏,《风月宝鉴》有名“雪岭双梅”。

  紫衣那屄户更是天下少有之极品,屄蒂大如蚕豆,敏感异常,是以紫衣对骑马又爱又怕;淫水虽然时常泛滥,但终究还是黄花处女,屄唇却已外翻不少,颜色倒是桃红可爱,并无一点黑褐,更有一股醇厚淫香;那屄眼之内宛转娇嫩,寻常大屌进出不超十次定会一泄如注,《风月宝鉴》有名“雪谷幽兰”。

  后来紫衣身上伤病渐祛,为防备紫衣醒后受不了这等巨大刺激,一嗔道人用针灸、挪穴与换血等绝学将紫衣的头脑进行了彻底改造,使它(因紫衣已变成母狗,故而将“她”改为“它”)变得只求虐欲与性欲,智力却仅比痴儿傻子强些。

  躺在地上的紫衣那原先就极其诱人的身体如今已有了不少变化:光洁圆滑的头颅,倾国倾城的容貌;周身肌肤胜雪,一毛不生。颈项之下只有两颗奶头、屄蒂、屄唇与屁眼等或嫣红或粉红;四条狗腿与狗尾巴的肤色与原先的皮肤由于出自同源而绝无差别,简直巧夺天工。

  一嗔道人绕着紫衣不住地兜圈子打量,仿佛在观赏至宝一般。突然,他抬起右腿一脚踩在紫衣的右奶上,只听见一声细微的噗噗声,紫衣右奶的奶孔中竟急速喷出数条奶汁!

  一嗔道人揩了一把奶水放在嘴中舔了舔,笑道:“嗯,香醇甜美,毫无腥膻。”

  他又转身来到紫衣两腿中间,猛地又一脚踢在紫衣那内含处女膜的紧窄屄户上,只听得“嗷啦”一声惨叫,紫衣满头大汗,痛醒过来。

  只见紫衣眯缝着眼,通体汗湿,屄户流出的淫水甚至汇集成了小溪,它想用两只前爪捂住自己的屄户却够不到。紫衣抬起头,满眼无辜,委屈地问道:“爷爷您是谁啊?是您弄得我屄屄好疼吗?”

  一嗔道人笑道:“臭狗儿,你怎幺连主人都不认识了?我不是你的什幺爷爷,因为我是人,你是一条狗啊。”

  紫衣听罢,勉强抬起身子,歪着头不解地嘀咕:“您是我的主人,我是一条狗?”

  一嗔道人蹲下身子,托起紫衣的左奶,用力捏了捏猩红潮湿的奶头,惹得紫衣一阵娇喘,他嘲笑道:“你是一条下贱淫荡的母狗,我是你的主人。前几天你出去找屎吃却走丢了,谁知几天不见竟忘记你自己是狗了!你看看你自己,哪有人长着狗腿的?”说罢,他又探手从紫衣的屁股底下揪了揪那条尾巴,恶狠狠地说道:“人哪有长尾巴的?你就是一条母狗,现在竟然敢说人话!从现在起,你不能再说人话,否则我就把你吊在树上,扒皮抽筋宰了你炖汤吃!”

广告
广告